近日,又一位明星因吸毒而名声扫地,这次是前国脚高峰。
这不是他第一次卷入毒品。四年前,他被发现吸毒,但未能就此控制住。
2019年1月4日,据《北京青年报》等媒体报道,高锋因与毒品有关被警方拘留。
然而,球场上的高超技术无法抵御球场外酒精和毒品的侵蚀,而高峰的人生轨迹必然会让中国球迷叹息。

一晚上,地上68个啤酒罐
高峰系辽宁人,原中国男足球员,司职前锋,在中国足坛有“快马”和“浪子”之称。他1990年进入北京国安足球队效力,2003年退役。
1994-1997年,他曾代表中国国家队在各项赛事共打入10球。因其在场上速度快,突破能力强,受到广大球迷喜爱。
曾几何时,球迷在北京工体的铁门上用鲜艳的颜料写满了高峰,足球记者帮别人约高峰吃顿饭,甚至能拿5000元的答谢费。而他和那英的恋情更是让他一度达到关注的顶点。
但高峰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不是为别人活的”。他就是舍不得手中的酒瓶。
先说个段子,1997年十强赛,中国队主帅戚务生例行查房,但谁知就在他房间对面,高峰的脚下就踩着一箱啤酒。
故事的真实性无法考证,但对高峰来说,啤酒的确一箱起喝。而他与朋友相聚在酒桌前,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喝酒就要喝透了。”
北京资深足球记者赵迎军在接受《竞报》采访时说,1995年国安队前往客场挑战八一队,球队抵达昆明的当晚,他接到了高峰打来的电话,“哥,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买点酒。”那时,每天睡前喝几口已成为了高峰的生活习惯。
“高峰?高峰不好,天天只知道drinking、drinking、drinking(喝酒、喝酒、喝酒),girls、girls、girls(姑娘、姑娘、姑娘)。”这是中国足球史上第一位外籍教练德国人施拉普纳多年后提到高峰时说的话。
也许是为了喝酒的自由,高峰选择加盟当时管理不算严格的重庆队,但是韩国人李章洙的出现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
李章洙曾说:“一天半夜,我去高峰房间突击查房,他一直在喝,已经喝醉,我一数地上开过的啤酒罐,一共是68个。”
“他的身体素质异于常人。”一位熟悉高峰的朋友说,“不管怎么喝,他不长小肚子。第二天只要跑步发发汗,照样打比赛。”
高峰对此也满不在乎:“我喝点儿怎么了,不影响比赛训练就行。在足球场上,我不输给任何人。”

毒品让他身败名裂
2009年,高峰从朋友那买来一幢二手别墅,其中一整面墙用来收藏洋酒,还有一面墙的书架,专门用来摆放他的奖杯和奖牌。
但除了两座联赛最佳球员奖杯之外,大多数都是他退役后打友谊赛的纪念品,高峰的职业生涯其实远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漫长。
高峰从来不后悔自己31岁就宣告退役,在接受《竞报》采访时,他说:“我从来不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那天的体测我明明没有犯规,可那个叫马成荃的足协官员偏要将我罚下。要说遗憾,就是后来我再也没有碰到过马成荃。”
2013年,高峰代表“中国梦之队”出战“巴西元老队”,比赛中他打入一球,90分钟跑下来一点不带喘。不少球迷当时就说:“把高峰请回国家队吧。”
对于自己的能力,高峰从来不想谦虚,“我不觉得我的足球生涯有什么可惜的,我已经取得了很高的成就。现在一些孩子,20多的岁数,目测距离、门前跑位就不用说了,就连基本的带球动作都不行,还不如我呢。”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仍然身体健壮的高峰,却跌入了毒品的漩涡。
2015年3月据新华社报道,上海警方通报,3月9日,前国脚高峰及演员聂远等人殴打出租车司机,同时警方在调查过程中还发现高峰有吸毒嫌疑。
经鉴定高峰尿检呈甲基苯丙胺阳性,且高峰对吸食毒品的违法行为供认不讳。高峰吸毒,这一消息随即引发轩然大波。
据多家媒体报道,“出事”之后,高峰就被要求进行了强制戒毒。
而由于打人一案,他在看守所待了六个月。最后因为认罪态度良好、主动补偿经济损失等良好表现,他被从轻判处入狱7个月缓刑1年的处罚。